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首页 关于我们 配音流程 配音价格 广告词大全 节日促销 专题配音 配音文案  
产品分类
    骰宝惊醒了乍睡的野雁
    bbin玩骰宝赢钱技巧拂动一湖春思
    无章鸟语悠玩骰宝赢然乐
    赢钱技巧重逢箫管抚琴弹
    玩骰宝赢钱重拾年少不羁
    bin玩骰全赖朋友帮扶我学习游泳
    骰宝春暖花开的季迎来网上过的第
    真钱山花两岸缀琼楼岭树重叠映景
新闻中心
    幸福的日子伴随着我从小男孩变成
    真钱骰宝:你永远不会知道谁是真
    真钱骰宝:他所有来自于内心的力
    真钱骰宝:那嗓子天生就适合干这
 
配音流程
《幸福的日子伴随着我从小男孩变成老男孩!》 时间:2017-08-21 21: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数:
 
  快20岁了吧!尽管按所谓的整数相减我才19岁,20年了,对于生我养我的地方总想说点什么。
  
  说起曹家大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用“大院”来形容,她毕竟没有大观园般的富丽堂皇,于史书的传承中被历史铭记,亦没有乔家大院般的举足轻重,大起大落中更显风雨沧桑,她没有厚重的历史,没有令人难以忘却的奢华,她,只不过是秦岭脚下的一个小山村,只有九户人——来自一个祖先,她不是围墙围起来的聚落,只是前后都有山,中间围起了个小平原,但在我心中,她确实是一个大院,一个家!
  
  听父亲说我们的祖籍是在江苏,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什么时间迁居到了这里,小时候也曾设想种种关于祖籍的景象,只是如今已记不起多少。听爷爷说,很久很久以前,我们曹家出了一位类似于王爷的大官,割据一方,这也成为我们在学校向别人炫耀的谈资,自诩为帝王之后!我有一个曾以犁地为业的爷爷告诉我,他曾在我们院子前面的小丘陵犁地时犁出了一对石龙,出于对祖先及神灵的敬重,他又厚葬了那对石龙,还传说我们前面的山上有一个洞(那个洞我小时经常去,因为里面有水,很甜)我们喝的水就是从那里流下来的,里面有一对后来金蛤蟆,道士说千万别让人把他们盗走了,那是镇宅之宝。所以我们每次到那里面去时都带着一丝的恐惧和更多的好奇,只是越往里走越深,也越害怕,好多次无功而返。再后来又听说我们家族好像演变成了什么大地主,直到共产党建立了所谓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新中国,家族威望泯没殆尽。上次回家还听奶奶说爷爷那时还被拉去劳改过,关于曹家的历史我也能记得的就这么多了。
  
  从我记事起我记得我有四个爷爷,五个叔叔,三个伯伯,还有一个如今96守了大半辈子寡,还依然健硕的大奶奶。这大概就是我们现在的家族结构吧,父辈们当中有两位教师,我爸当过19年的村长,说到底他们都是农民,不过在我们那个小圈子里很受人尊敬,还有我的那些伯母和婶子们,虽然受小农思想的迫害,她们大多是文盲,但都是贤妻良母,心灵手巧,每每村子里有大事,厨房便是她们的天下。到了我们这一辈,兄弟姐妹加起来就是17个吧,也不知道那时候我们那里究竟有没有计划生育,不过我确实被罚过款,最小的叔和我们的老大哥一起长大,老大哥的大女儿和我一起长大的,所以那时候我们一起上学或玩耍,“曹家军”规模总是最庞大的,今天想起来觉得童年真的不寂寞!
  
  我们家族的低谷该就是那段有战乱乱的谁也不知道中国的明天的时期,这个低谷到了父辈这里算是终结了吧!尽管父辈们都是农民,但他们大多是接受过在那时很奢侈的初高中教育,所以有两个伯伯当了教师,如今马上退休,村子里所有的大学生都受过他们的启蒙教育,当然,我们这一辈自小占据了良好的教育资源,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父辈们是很少外出打工的,那时候已养家务农为主,春耕与秋收时的场面十分壮观,几乎是一个家族的劳动力都上阵,一家完了帮另一家,多少年后再去想这些事,觉得这也许才叫真正的人民公社和社会主义。年末,他们要把自己种了一年的粮食背很远去换大米,有时候200多斤玉米才换来50斤米,我小时候爱吃米饭,要是谁家做了米饭一定会把我叫去吃,我们的生活让别的姓的孩子很羡慕,他们巴不得这有什么喜事来蹭顿饭,我们因为我们经常都有大米,并且舍得吃。
  
  曹家的婆姨们很讲究吃,寒冬腊月我们在上学时会听见猪最后的歇斯底里的求生哭嚎,处于少年的爱心,有时我们会为这些牲畜难过,但当放学回来时都急着跑回家,因为杀猪那家肯定会准备一顿丰盛的酒席来款待全家族,首先让自己人尝个鲜,印象里每次不下三桌吧。猪的重量是她们必须要比比的,因为那衡量了妇女一年的劳动成果,结果其实也都差不多,要是谁家的猪接近300斤那必然会让人很羡慕。猪肉也很少有人卖,对于物产并不丰富的农村来说,腊肉是她们款待客人最好的选择。最热闹的时候当数正月了吧,我兄弟三个小的时候总喜欢在除夕夜先到别的婶子和嫂子家吃年夜饭,最后再回家吃,接春客首先也得从自己人开始,初一一过,初二便开始了,这基本是流水席,每年两顿,初二是最抢手的,因为过了初三很多婶子,嫂子要回娘家,很多孩子还要还要去拜年,所以初二那天婶子们得协商好久才能达成共识,除了要做饭的妇女,男人们会聚集在一起打麻将,一年中也只有这些时候他们才能悠闲的玩玩,女人们则聚在一起磕家常,我们,一大群孩子组成了游戏团队,一般一队是红军,一队是鬼子或国民党,最后胜利的当然是英勇的红军。玩到饿了,也该吃饭了,饭桌上,是必须劝酒的,也基本是在过年人们才会劝,能喝的、不能喝的都不会例外。
  
  我们村的第一台彩色电视机是诞生在我们家族,还记得我们那是99年才通的电,也就是说我感受过六年没有电的黑暗的夜。那一年我们家买了彩电,全族人夜晚都会过来看电视,那时候也才有七八个台,我们兄弟几个看人多,很热闹,不亦乐乎。我们那大概是05年通的车吧,通车后叔叔纷们纷买了摩托车,之后最大的哥买了三轮,再之后小哥、小叔买了面包,每次回家要是他们在家,提前知道的我们要回去话都会骑车走很陡的公路来接我们,有时候实在不好意思让他们来接我们,因为那路确实太险,回去后他们一定会责问我们怎么没叫他们。
  
  
  
  随着时代变迁,随着我们这一辈的长大,那些一瞬间长大的孩子要成家、要上学,曹家的老爷们儿懂得孩子们要钱,也纷纷出去挣钱了,家里的地也基本上能够家里吃一点的,昔日“北大仓”到“北大荒”的演变我亲身能感受到。这几年家里了除孩子妇女老人,确实也没再多人,长大的孩子,除了上学的,也都差不多有了自己的事业与家庭,婶子们也都不养猪了,平时一个人在家很难顾得过来,而上学的也基本就是寒暑假回家待上几天,除了过年我们很少能聚齐……尽管没人杀猪了,但回家时婶子们一定很把这些很少回家的“客人”叫到家里吃上一顿,她们说一年到头也喝不多他们家的水,感觉过意不去……
  
  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了这样缅怀过去?现在回到家总感觉我们这个家族已经缺少了什么,那些年,有过缺钱,很少见过外面的世界,后来,我们虽然不富裕,没有存款,但至少日子好了起来,慢慢的,三个爷爷、一个大伯相继离我远去,我们这一辈也渐渐退离了这个家族,开始奔走于更好的物质的满足,最大的哥要为上学的女儿提供补给,常年大门紧锁,大哥在我们县城当了老师,有了房子有了家,偶尔能回家看看,二伯的孩子在西安买了房,也当了老师,小叔变成了大老板,有了车,下一步也准备在大城市买房……这些人,包括几年后的我,在这个我们看不懂的时代里,总会慢慢远去,变成家族里的“客”。
  
  去年过年的时候,我看到婶子家的孩子,比我小12岁,一个人在玩炮,没有和他同龄的孩子陪他玩,鼻子酸酸的,想起12了年前当我还是这大的时候,我们是多少人啊!我们玩的是模拟版的八路与鬼子的抗日游戏,而这些,只能在记忆里长存。而他,也只能在电视里看到。
  
  凝望这个聚落后面的一层断崖,再看看这个开阔的小平原,房子对面的山依旧巍峨,只是小平原多出了几亩荒地,这位母亲的一切都没有还留在这里,可她,留不住我们……
  
  不管将来自己会怎样,希望自己定要记得常回家看看!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上一篇:真钱骰宝:你永远不会知道谁是真正对你好的人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莆田强志涓文化配音公司  技术支持:强志涓 后台管理
电 话:86-1247-13588        传 真:86  -0769-2548778   邮 编:156487
地址:莆田强志涓文化配音公司   QQ:15468877  113846416 网 址:http://www.adeLina.cn